如何在云厂商“寄生”下生存, 开源公司抱团取暖

 

上周 OSS Capital 召集一些开源公司,组织了一场关于如何面对“云厂商给开源带来的危害”的会议。

OSS Capital 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只投开源,其董事会合伙人之一是开源运动的先驱人物 Bruce Perens。网上有一个十分有名的“开源商业化独角兽”表格即来自该公司创始人 Joseph Jacks。(其实收录的是年营收在 1 亿美元以上的开源公司,严格上来说并不能用“独角兽”这个词,但方便起见大家就这么叫了)

COSSCI – Commercial Open Source Software Company Index,by Joseph Jacks, OSS Capital: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7nKMpi_Dh5slCqzLSFBoWMxNvWiwt2R-t4e_l7LPLhU

此次会议的重点是帮助商业开源组织发展可行的商业模式,会议的背景是当前愈演愈烈的开源与云厂商之间的混战。

Bain Capital Ventures(贝恩资本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 Salil Deshpande 在会议上表示,在过去的 18 个月中,至少有 12 家公司修改了其开源代码的开源许可证,从开源变为“源码可用”(不能集成到云等服务中)。这一趋势我们一直有在跟踪,比如:

  • 十分流行的图数据库 Neo4j 宣布,从 Neo4j 3.5 版本开始,企业版仅在商业许可下提供,不再提供源代码。
  • Confluent 宣布修改其平台部分组件的开源协议,从 Apache 2.0 切换到 Confluent Community License,新的协议不允许将项目源码作为 SaaS 产品提供给用户。其背后是知名的流处理平台 Kafka 的团队,并且此次协议修改影响到 KSQL。
  • Redis Labs 的一些模块在半年内相继从 AGPL 变更为 Commons Clause 和 Apache 2.0 组合的开源协议(Apache2 modified with Commons Clause),又变为 Redis 源码可用协议(Redis Source Available License,RSAL),RSAL 要求源码不能集成到数据库产品、缓存引擎、流处理引擎、搜索引擎、索引引擎或者机器学习/深度学习/AI 服务引擎。
  • Cockroach 对核心源码的开源协议进行修改,从原本的 Apache-2.0 协议修改为 BSL(Bussiness Source License),该协议要求用户唯一不能做的是在没有取得授权的情况下以商业形式用 CockroachDB 提供数据库即服务(DBaaS)。
  • MongoDB 去年 10 月份宣布将开源 License 从 GNU AGPLv3 切换到 Server Side Public License(SSPL),以此回应 AWS 等云厂商将 MongoDB 以服务的形式(DBaaS)提供给用户而没有回馈开源社区的行为。SSPL 明确要求托管 MongoDB 实例的云厂商要么获取商业许可证要么向社区开放其服务源码。
  • ……

这些项目陆续修改开源协议甚至直接闭源,都直接把原因指向了云厂商将其开源的能力直接作为一种云环境下的服务赚大钱,而不回馈开源社区。开源公司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云厂商坐收开源之利,并且反而对其业务造成影响,导致无法生存。

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等科技巨头借助无比丰富的财力资源,正在重新定义软件的开发和分发,典型的开源企业也因此面临着诸多挑战和威胁,甚至关乎到了其开源项目的存亡。其中尤以亚马逊的 AWS 最为臭名昭著,在 MongoDB 反击它的恶劣行径后,AWS 推出了一个与 MongoDB API 兼容的新数据库产品 DocumentDB,并将其描述为“一个快速、可扩展且高度可用的文档数据库,旨在与你现有的 MongoDB 应用和工具兼容”。AWS 甚至采用了另一种战略,即分化原有的知名开源项目,比如在 Elasticsearch 上 fork 出了自己的一个 Open Distro for Elasticsearch,并美其名曰不是为了分化 Elasticsearch。

然而这些云厂商实际上并没有违反相应开源协议的约定,反而修改后的开源协议还被指责带有歧视性质。但这些开源项目背后的公司已然成为了云厂商“寄生虫危害”下受害的典型代表。分布式存储提供商 Storj Labs 的 CEO Ben Golub 直言:“开源软件是云计算的最大受害者(loss leader)。”

会议间歇,某知名开源项目联合创始人甚至直接指出 AWS 搞 Open Distro for Elasticsearch 这种分化行为对出席会议的开源公司简直是“a giant f**k you”。(实际上 AWS 赞助了该会议,所以这个人是直接指着 AWS 的 banner 说的 : ) )

抵制云厂商掠夺行为的努力没有成功,相反,在这个过程中,根据 Salil(前文提到的)的说法,可能由于这个原因,现在开源软件变少了。

会议上这些开源公司讨论并分享了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与发展,OSS Capital 试图通过发布所谓的商业开源软件(COSS,Commercial Open Source Software)平台来缓解这种情况,创始人 Joseph 介绍,COSS 是一组松散耦合的关于开源教育、发展、资助和联系的组合,它并不是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平台”。

会议消息来自:https://www.theregister.co.uk/2019/09/20/open_source_companies_cloud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